白袍三码怎么倍投最合适 > 三哥的拳头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铤而走险
?第三百八十七章??铤而走险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客栈的房间里面,端坐在客栈房间里面的桌子旁边,等着南宫曼曼能从客栈房间外面找一些水来。

他只有用水之后,才能把当今皇上让那个刑部尚书台春风台大人带给自己和南宫曼曼的密旨给破译出来,他也好在中秋之夜配合当今皇上和骠骑大将军马少群他们两个人的合而围之,一举瓦解和歼灭神秘组织的大计。

可是隔了一会会,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宫曼曼竟然空着手回到了客栈房间。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这个特殊而接近尾声的和这个神秘组织殊死搏斗的日子里,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事情有问题,这件事情哪里不对,但是你要他说到底那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当他听说是一个南宫曼曼不认识的灰衣小道士,拿了南宫曼曼的脸盆,给她去客栈院子里唯一的水源的地方,那口在客栈院子的深井里面打水去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更加变得扑朔迷离,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问题,他也说不出来。

南宫曼曼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这样做,还在笑他又在神神叨叨的了。

当门口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的时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从这个急促的敲门声中听到了一些反常的地方!因为他和南宫曼曼的身份,大家都知道,在这个夜里,如果是他们自己人敲门,绝不会如此急促,这是其一;如果真的是自己人送水来,他们肯定在敲门之后,看不到有人来开门,肯定会在言语当中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看着房间门口敲门的人,反而屏气呼吸,这是其二;他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现如今在武林中、江湖上绝不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小混混,这个人如此急促的敲门,他根本就没有顾及到他的身份和现如今的江湖地位,这是其三。

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宫曼曼急匆匆的跑到了自己居住客栈房间的房门处,伸手想拔开房间的门拴的时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开好门,立刻闪身躲在房门的门后面,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

当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低着头端着脸盆,将自己的脸颊埋在脸盆后面,急急匆匆的冲进他的房间之际,武林盟主阿三少侠虽说坐在桌子旁边稳如泰山、静观其变,其实早就想好了任何方面可能会出现的危险的对待方法,所以当那个穿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将自己手里的脸盆连盆带水的砸向自己的时候,武林盟主阿三少侠情急之中,抓起了南宫曼曼留在桌子上的那件白色披风,运足内力,舞动手里的披风,将所有泼向自己的污水河脸盆,全部阻挡在自己面前几尺距离,如果不是考虑到躲在客栈房间门后面的南宫曼曼,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只要一抖手,那些黑黝黝的污水,早就泼向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了!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看到了自己认为一泼就能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烧伤的污水,被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用自己的内力,阻挡在自己身前几尺方圆无法伤到他之际,他决定孤注一掷,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恶狠狠的刺向武林盟主阿三少侠。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看到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竟然想在他的面前动武,就把南宫曼曼的那一件沾满黑黝黝不知道是何物的白披风,灌足内力扔向了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然后双脚连环踢出几脚,将那个穿着灰衣小道士服装的人踢出了客栈房间里面,重重的摔在客栈外面院子里的地上。

这一记重重的摔落在地上的响声,惊动了在客栈里面休息的其他门派的掌门人,大家纷纷从自己的房间的窗户里面探出身来,就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从客栈房间的破碎的窗户之中跃身而下,客栈院子里面的地上,像死狗一样躺着一个人。

“你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殊死一搏呢?”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个像一条死狗一样的人,冷冷的说道:“难道是你的师公让你来的?”

“师公自从败在你的手下,已经是了无生趣,再也没有那种争天夺地的雄心壮志了。”

这个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的人一边说,一边嘴里还在流着鲜血,只听见他接着说道:“你知道你在组织里面现在是什么价吗?”

“你们的那些卑鄙勾当,本侯爷怎么会知道?”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似笑非笑的说道:“本侯爷也对这个不感兴趣。”

“组织里面说了,只要杀了你,不管是谁,奖励黄金万两,官至五千人校尉,美女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