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家宴。

  ????吃得有些压抑,久不曾归家的李烨,就算是他有意收敛武道气息,但在场的很多人皆畏惧于他立下的赫赫威名。

  ????“散了吧。”

  ????除了赢凤阳和李一生之外,其他人都散去了。

  ????“父王。”

  ????李一生站在李烨的面前,有些拘束。

  ????“你自己的事处理好,喜欢谁,偏向那一个人是你的事,但你不能苛待,没有人能一碗水端平,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事情,算了,你自己处置。”

  ????说着,李烨就牵着赢凤阳的手。

  ????“是。”

  ????李一生躬身行礼。

  ????在李烨离去后,李一生那一群夫人就从某个旮沓角落走出来。

  ????“你们都别说话了。”

  ????李一生瞪着旁边两个更加年轻的夫人,念及这两位背后有自己的母妃,不由就头大如斗。

  ????齐人之福可不是好享受的事情。

  ????“诺,我错了。”

  ????“嗯。”

  ????他走了出来,招了招手。

  ????蓦然,一个老叟窜了出来,低着头,双手拱起了厚厚的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