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查到了。”

????门外,朝走到君邪身边低声道。

????君邪心口微颤。“说。”

????“他们的母亲是容贞边陲城池里的一位大夫,名……月璃!”

????君邪呼吸一窒,极力压抑着胸口蓬勃而出的情绪。“还有呢!”

????“这月璃身份不祥,在容贞无根无基,就好像是凭空出现一般。唯一的线索就是五年前跟楼外楼的大公子有过接触,之后五年的时间内完全销声匿迹。如今名下的医馆占据半个容贞,医术很是了得,在容贞医道届颇有地位。”

????月璃,医术了得,两个孩子,孩子都五岁……

????一切的一切,都符合了!

????君邪心底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可又害怕太过相似,到头来又是一场空!

????“她,如今人在何处?”

????“属下还没有查到,不过两个孩子都在珏都,她定然在珏都不会错。”

????“在外多年不曾踏入珏都一步,这一次,她想来是为了容贞的医圣大赛而来。”

????“主子……她会不会是夫人?”这样相似的条件,就连朝都觉得,如果不是夫人,就太坑了!

????君邪眼眸一眯,折射出一抹坚定的光芒。

????“她,一定会是!”

????一张不小的床上,两个小小的人儿躺在上面凑着脑袋说着悄悄话。

????“我就说怎么感觉听见你的声音,果然就是你!”

????黑暗中,月锦的小脸不要太臭屁。